蓝冰✘

爱洛基 爱生活.

一朵变色龙:

建了一个KL群 希望能交到些朋友  

不知道怎么招人就扔了半张正在肝的新图233

直传点此 

625026762

最近忙可能通过的会慢一点 进去改成自己的圈名或者lofid都可以啦随随便便就行了~~

如果还能发点画啊文啊啥的就无比感谢了www

渣文笔。原创。谢谢一直爱基罗坚持到现在的各位,望你喜。

红鹰【尘】(九)

= = =
我没能救他 ....为什么我要听他的...
第二天一早,棺材小船拨开云雾离了岛,过了两三天,才寻到路飞的船。
“罗罗诺亚.索隆,来打败我吧。”面对突然挑衅的男人,索隆不知所措——自己的师父,又是处在伤痛之中,他怎么下的去手。
“喂,你要对小绿藻做什...”山治下意识挡在索隆身前,却被推开。忽然想到了什么不再追究闪身进屋——失去了香克斯,那家伙很痛苦吧...
“我不想,胜之不武...”索隆斟酌词句。“放心,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。”看来这场打斗在所难免。
= = =
世界第一剑豪乔拉可尔.米霍克,被罗罗诺亚.索隆击败。
政府因为香克斯的死而舒展的眉在不到半个月再次紧锁。
少了势均力敌的一个“七武海”一个“四皇”,大海秩序又恢复平静。
新的能力者会接替这两个位子,至于会不会再次掀起轩然大波,谁都不得而知。
= =
果然,这个傻x...比我想象的更重要啊....

END

红鹰【尘】(八)

= = =
“啪”回忆结束了,米霍克的心情更糟糕了。
尽管食不甘味,冰箱里的水果蔬菜包括红发送的甜点都吃光了,近半个月他都没有离岛。哪里,都不想去。再也,没有他了。
= = =
自己看着红发倒在地上,下意识想要接近。那可是恋人啊....
“鹰眼!你不要趁人之危!”地上的红发突然大吼出声,制止了自己想要救他的举动,随后剧烈的咳起血来。
战国倏地出现在身后:“听说你们两个来往甚密啊。”张了张嘴,发不出声。
他看见红发在笑,眼中盈满泪水——他是想叫自己自保。不行,他会死的...不行...硝烟使他的身体越发离迷。“放下酒杯,就不是朋友了。”他听见自己的声音,心如刀绞。
“那去杀了他。”战国很满意这个答案,他欣赏鹰眼的为人。“我不会做这种下流的事。”意料之内的回答。“也罢,他就剩一口气了,我们就在这里看着吧。”
他是看着红发咽气的。那一刻,肝肠寸断。

红鹰【尘】(七)

= = =
“亲爱的...我要回东海了...我好累....”这次香克斯的到来,带来的可称不上是什么好消息。“多久?”鎏金眸子闪了闪。“不知道...”被盯着让香克斯有些不安,“你要记得想我啊!千万不要喜欢上别人!”“滚。”
“不送送我么...”香克斯语气软了下来,像个孩子。米霍克承认他的心松动了一下,毕竟是恋人啊 ....二话不说,拎起香克斯望船边走。
“啾...”干嘛亲的那么用力啊....***
= = =
谁知道那次回来他会失去左臂啊。一个左撇子,失去了左臂,真要命。
米霍克看着香克斯慌张笨拙的动作,没了草帽的遮挡,脸上的局促一览无余。
他还是沉默,只是盯着那截残臂,眼底闪过的是心疼。
我不在乎比剑...你又不是那把西洋剑....能保护自己不就好了,说这些干什么...啰嗦..
头也不回的走掉。果不其然,红发冲了出来,费力的抱住他,拥吻。
真该庆幸,他追出来了。

红鹰【尘】(六)

= = =
听说米霍克做了七武海,并有了鹰眼之称。嗯,这倒满符合他的。香克斯盯着贝克曼递来的报纸。
不久,红发海贼团名声大噪,香克斯跻身四皇之列。哦....看来是找到了负责的伙伴,那个傻x....伙伴得操多少心啊.。鹰眸又流移到“红发”二字上,不自知的勾勾唇,蛮形象的...
不久,红发带着一队人来找鹰眼,忌惮身份,船停的隐蔽。
“喂...鹰眼...”香克斯挥舞着手臂,“看,优秀船队!”
他没有问为什么他会加入七武海,似乎这件事从未存在。
“来打一架吧!”米霍克看见他就觉得技痒。“好啊。”
二人还像以前一样,身份不同立场不同又能阻碍什么呢?
= = =
该死...鹰眼躺到东屋的床上,自己就是在这张床上被办了...
“吱呀...”微晃,鹰眼无暇去管。
那次比剑后,红发又黏了上来,其他船员都不敢跟过来,准确的说,像是计划好的。刚进门,这家伙就吻上他的唇。“?!!”奇怪,这种感觉并不讨厌,唇齿相交,有血腥味在口腔弥散。“鹰眼,我...我爱你....”
这**,还说一点都不痛....鹰眼皱着眉,红发体贴的没了动作。“动吧。”他撂下一句话,随着红发的律动渐渐找到感觉,破碎的呻吟脱口而出。但他立马意识到羞耻,只留下节奏不一的喘息。
“鹰眼,再叫一次嘛...”香克斯企图卖萌,但被狠狠剜了一眼。
他们都知道这不是冲动抑或是欲望所趋。恐怕是早已习惯了对方的笑容,对方的剑术,对方的呼吸,对方的温度....
身份不同立场不同又能阻碍什么呢?直到现在米霍克还那样坚信。

红鹰【尘】(五)

= = =
香克斯和米霍克都成了超新星,几年内赏金飙升:米霍克多半是因为无聊才砍东西,香克斯则是无意的。这天,米霍克前去观看哥尔.D.罗杰的公开处刑,心底还有些小期待:他希望遇见经久未谋的那个人。他在人群中搜索,果然找到了那一头红发,活力的象征。雨,开始下了。
米霍克的风衣被雨淋湿,紧紧贴在身上,他看到香克斯努力克制着什么,红色的眼瞳也少了些许光彩——雨似乎倾盆浇在他一人身上。那三道疤是怎么回事.....心头一紧。
他朝他靠近。香克斯看到了米霍克,他把头抵在对方肩上,不想显出脆弱模样。在米霍克印象里香克斯一直都是傻兮兮的笑着,没什么能打垮他。他把手覆上他的背,感受着他的体温。
“你怎么成别人手下啦。”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淡。是个肯定句。“你都不安慰我——”尾音被刻意拉长,“你...你都看到了..这下我得单干了.....你加入么?”“不...”“阿拉...怎么还和以前一样.....”
米霍克拔起香克斯,盯着他通红的双眼,最重要的是那三条疤。“怎么弄的....”“嘛...和黑胡子打了一架...那家伙还蛮厉害的....”毫不在乎的样子。米霍克垂下眼眸。
无意中听到还未散去的人们说着东海伯爵被杀一事,伯爵夫人也未能幸免。那不是爸妈么...二人微微一怔。这就是海贼么...嘴角泛起苦笑,米霍克没有显出任何悲伤,锐利狭长的金眸望着赤红的瞳:“还做海贼吗。”声音如往常般平静,内容却波涛翻涌。“做...”香克斯微微皱眉,“毕竟那是我的梦想,我和他们是不一样的....”
米霍克转身离去,一言不发。
= = =
那是唯一一次见到红发那么悲伤吧...没心没肺的....不过后来,他把那个海贼团灭了....
“鹰眼,我报仇了!”沾满血污的人邀功似的。
“去洗澡,臭死了....”尽管不愿承认,鹰眼还是高兴了一阵。
啧....

红鹰【尘】(四)

= = =
时光荏苒,米霍克就这样被香克斯粘了十几年。两人的剑术也在同龄人中出类拔萃,仍不分上下。
“喂...米霍克,过来跟我一起走嘛...”香克斯和米霍克同时出海,他对挚友发出邀请。“不...”隔得太远,不知香克斯有没有听到。
两只船在一个岔口分道扬镳。
“喂..米霍克!我会带我优秀的船队去找你的!”香克斯不甘心的挥挥手,米霍克目光如炬,但很快移开了。
他干什么都那么优雅 ....香克斯一直目送他到远方。
米霍克也把眼角的瞳移回来。那个傻x...别死了才好...
= = =
他死了啊...这个傻x....
米霍克起身回家,眼中多了几分阴翳。

结盟那点事

罗很高冷,众所周知。
“特拉男!”“……”“谢谢你!”“……”
罗很厉害,众所周知。
“ROOM!”
罗声音很好听,众所周知。
“草帽当家的。”
罗很挑食,众所周知。
“都说了不吃梅干!”“我讨厌面包!”“我只吃章鱼烧!”
罗很精明,众所周知。
“我有一个把四皇拖下马的策略...”“和我结盟吧!”
罗现在很崩溃.....众所周知.....
“可是你伙伴的要求和结盟一点关系都....”
卧槽卧槽...这只驯鹿..干嘛放我头上....还笑我?!
“喂,谁叫你和全军为敌了!”
“喂,谁允许你擅自出去了!”
“别按照个人喜好改变作战计划啊。”“万一凯撒跑了怎么办,你打算怎么赔我?”“就不该相信你....”

特拉法尔加.罗与草帽一伙结为同盟,世界观总是被刷新。

【红鹰】尘(三)

= = =
“米霍克,我爸妈叫我邀请你去做客呢!”“嗯...”
“呀哩,这就是你的朋友吗?”香妈询问似的看向香克斯。“哎,他是我很要好的朋友!”“啊!那可要好好招待他啊!”香爸突然探出头来。“谢谢....”
香爸香妈的性格可真是一点不剩的都遗传给了香克斯...米霍克默默吐槽,一家子人就这样嗨起来了啊....怎么又把我给遗忘了?!
等等,为什么是“又”?!米霍克表示不想深究。
【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】
= = =
米霍克又一次没忍住去了香克斯的坟头。
抱歉啊...应该把你送回东海的...原谅我自私了....
现在...应该和父母团聚了吧...给你送点酒...
想你了 ....